【法律讲堂】先予仲裁被否对P2P影响有哪些?

  曾经差点读仲裁法硕士,如果当年去某大学读这个专业,如今为互联网金融开发先予仲裁的人会不会是我,嘻嘻,真有可能。但是,不得不说,此番最高院不支持这种仲裁,是正确的抉择。

  应该说,我们理解为何网贷平台会对先予仲裁乐此不疲,甚至前一阵子,还有某大机构找飒姐要求一起劝说某监管机关参与仲裁认可的试点。作为身处一线的律师,我们在办理案件的时候,见了太多因为资产处置不及时而的兑付危机,因此倒下的P2P平台也是不胜枚举。

  不可否认,最好的办法就是对手的,把他的优质资产置于你的意志之下。根据网络借贷平台与借款人的合同条款,将先予执行作为提供信息中介服务的要件之一,一旦签约,在三方未发生争议时就提前做好给付裁决,可以拿着这份裁决到法院执行一方的资产。节省了纠纷发生后的谈判(续约)时间、收集准备的时间、开庭时间、执行排期等,加快了网贷平台处置不良资产和有效催收的速度。

  近期爆出套贷等严重侵害借款人的事件,我们见到了被害人甚至损失了一辈子唯一的住房,还有的莫名其妙被砍头息,其实先予执行就像给了网贷平台一个留置,我就把这个放在手里逼对方还钱。有时候,良莠不齐的市场会滋生出犯罪的魅影,本来类似速裁的良好愿望变成犯罪工具。

  仲裁是一种快速解决纠纷的方式,本着一裁终局的原则,颇受国际贸易行业的偏爱。可以选择不同国家的法律作为仲裁准则,可以挑选各行各业的专家能人当主裁、边裁,可以选择不同语言作为仲裁文书制作的语言,还有,飒姐最喜欢的,那就是爱请多少个律师就请多少个,法院只让请2位,而有一次我们代表某金融机构起诉海外某,接近20位律师同为一主代理,场面震撼。

  除却死刑复核,我国民刑案件采取的是二审终审制。一般案件在县区基层法院进行,一审不服,上诉到市里的中级。基本一个城市就能消化成的案件。数额巨大或者特殊领域,有单独的法院或法庭,例如知识产权庭、金融庭等,但也遵循二审终审制。

  上马先予执行仲裁程序的P2P平台,首当其冲,本来还是里子面子都OK的事,一方面加大了债权的可执行性,稳住了投资人;另一方面减少了诉讼成本,催收也不用养一堆人。如今,拉平了,大家还是回到了立案庭门口,该准备电子合同的准备合同,该立案起诉的抓紧起诉....

  掐掉了一些仲裁委的摇钱树,出具先予执行的文书几乎没有多少技术含量,只要网贷平台把合同准备好,各方都认可,那就盖章承认效力。某些仲裁委似乎成了通道业务就是盖章、盖章、盖章,最后,真正干活执行资产的也不是自己,还是法院的执行。此番最高院发声,法院立案的入口关闭,没有执行环节的先予执行文书,其实意义不大。

  着急寻找亮点的法院,追逐热点想要一战成名的机关也是有的,我们相信其初衷是好的,缓释风险,降低刑案发案率。但是,无纠纷即有执行文书,说破天也没有依据,是一群中立和客观派,尽量不要倾向过于明显,防止风向有变。

  我们认同缓释风险,加速资产变现速度,流动性的观点;但主体似乎不能是依赖他人的仲裁,更现实的是互联网法院。一旦杭州的模式成功,其他地域是否可以借鉴经验,也成立有执行保障的快速出判决的方法。

  市场需要加速诉讼和执行的进程,正当的需求必须正视。同时,我们希望不要对相关参与主体找后账,能够创造新的处置方式,这种敢于创造的值得,只是得更符理和现实。

  肖飒,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(反不正当竞争)委员会委员,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特约研究员、中国银行会理事、全球共享金融100人论坛首批。被评为2016及2017年度五道口金融学院未央网最佳专栏作者、网贷之家最受欢迎专栏作者,财新、证券时报、新浪财经、凤凰财经专栏作家。